最南點
「這裡我來過!」一下車我就這麼脫口而出,是的,這裡我真的曾經來過;其實,這三四天裡的行程,很多地方我都曾經去過,比方:龍磐、比方:水上草原、比方:白砂…;只是,我都忘了,忘了曾經到過這些地方,也忘了當時當下的感覺;很多時候,當下的感覺如果沒有記錄下來,很容易就會從腦海中自動動屏除、然後遺忘到不復一絲感覺;除非等到有機會再舊地重遊、再重新體會,那些散落在被遺忘裡的一些印象,才會從記憶中慢慢地展開,然後當重新撿拾起那些當年的印象時候,很容易就會有:眼前的這株花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一株了。
紅磚步道
是不是越隨著年齡的增長就越容易感嘆時光飛逝、以及記憶遺失速度之快?我記得到過這裡,但,卻不記得當年是不是也同樣鋪著這麼樣的一條紅磚步道?我記得路的盡頭有個地標,卻忘了地標長什麼模樣?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到過這些、那些地方?也開始懷疑記憶的可信度到底剩下多少?
我們這一群
(我們這一群)

台灣最南點的海

雖然這兒並不是我們此行的最後一站,但我總認為:既然來到了最南點,就是意味著開始北返的起點,所以我就很任性的把這篇當作是此次「屏東山海慢遊行」的最後一篇。(雖然我們一直都在拚命的趕行程XD)


特色民宿一隅
(位於埔頂的特色民宿 我的很煞風景想法:啊不就三不五時就要粉刷一次才能維持這種白)
特色民宿穿廊
大風車
(另一個特色民宿,那個風車看起來很好玩兒的樣子)


鹿角民宿
最後一夜,我們住宿位於墾丁大街上某條小巷內的鹿角民宿,一樓的吧檯,提供著暈黃柔和的燈光、輕鬆無負擔的音樂和各類酒飲,慵懶閒散得有如迷離幻境般的異國情調,讓人直想懶在這兒一整晚,然後什麼也不去理、什麼也不去想。
迷離幻境

台灣這近幾年來,一些標榜著什麼:地中海、普羅旺斯、峇里島還是啥啥異國風情的特色民宿、主題樂園,有如雨後春筍般的在各地冒了出來,有時候不禁會想:為什麼我們會需要這麼多異國情調的東西?是我們的生活步調太過急促了,急促到需要種種不同調性的他鄉異國景緻來調劑嗎?還是說,我們都太焦慮了,焦慮在沒辦法真正去體驗全然不同於我們生活特色的地方,才差堪比擬的自我安慰?又或者是說,其實我們感覺不到「台灣特色」是什麼?甚至是對所謂的台灣特色沒自信?那,什麼是真正的「台灣特色」呢?

其實我自己也非常喜歡這種「異國情調」的東西,尤其是當生活壓得你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種種這些那些不同於日常生活調性的東西,的確能夠有效的舒緩與調劑那種壓迫感。

「既然你自己都喜歡,那幹嘛要去想「為什麼要有這些」的這種無聊想法?」另一個我跳出來抗議。
「因為我總想:到底什麼才是專屬台灣的特色?」剛剛的那一個我無力辯解著。

有時候,我很喜歡冷眼旁觀「這個我」和「那個我」互相之間的攻防;很無聊是不?

「其實,說不定這種有如海納百川、兼容並蓄、讓更多不同特色文化都能在此駐足、扎根並開枝散葉的特色,就是專屬台灣自己獨有的特色。」好玩兒,第三個我都跳出來了。

我醉了,醉在這充滿異國迷離幻境情調的鹿角中,就,什麼都不用去想吧,乾杯!



四天行程如下:
第一天:高鐵左營站→三地門→大路觀主題樂園→東港碼頭→小琉球(宿水晶民宿)

第二天:小琉球半日遊→東港美食→東港漁業文物展示館→東隆宮→四重溪(宿清泉溫泉名所)

第三天:四重溪→牡丹鄉→佳德谷→哭泣湖→水上草原→牡丹灣→旭海草原→港仔大沙漠→滿洲→龍磐→最南點→埔頂→白砂→墾丁(宿鹿角民宿)

第四天:墾丁→後壁湖→高鐵左營站


感謝工頭堅在第三天我們要離開滿洲「友子阿嬤的房子」時,用「我很想開車」的理由,幫我替手當司機,一直到第四天高鐵左營站才將車「還」給我,特誌。

    全站熱搜

    小人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