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來玩一個古早的心理測驗小遊戲。

場景:請先想像一個一望無際的開闊地,是草原也好、是黃土高地也罷,悉隨尊便;又~該開闊地並無任何動物。

題目來了~
在你所想像的開闊地中,出現了一隻動物,你覺得是什麼動物?(任何物種皆可,包括幻想中的、神話故事中的都行)請你寫下對這隻動物的三個感覺。

在第一隻動物旁邊如果一定要有第二隻動物相伴,你覺得應該是什麼?(條件如上)也請寫下你對第二隻動物的三個感覺。

如果出現了第三隻動物,你覺得應該是什麼?同時請你寫下對第三隻動物的三個感覺。


第二個心理測驗小遊戲。
請分別寫下你對「太陽」、「大海」、「牆」的三個感覺



時間拉回1989年的5月,剛下部隊不久的我,同著幾個梯次相近的「新兵」在中山室裡,一個掛著「士官階」的班長對我們作了以上的心理測驗;那時我們都還是菜鳥,又才剛來這個部隊報到未久,在「學長制」還存在的時空下,提問者又是個士官班長,我們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態,很謹慎的寫下了屬於自己個人的答案;該士官班長看到我寫下對「大海」的感覺時候,露出了一個「很奇怪、很不可思議」的表情,在那一瞬間,我還以為我做錯了什麼事情!

其實我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怎麼我對大海的感覺居然是「孤獨、寂寞、悲傷」的?我不是很喜歡跟一票同學到海邊嬉鬧的嗎?我不是可以面對大海一整天而不感厭煩的嗎?我不是很喜歡鹹鹹海風撲面的感覺嗎?這樣看來我應該是喜歡海的吧?那又怎麼會是孤獨、寂寞又悲傷呢?任誰會喜歡的東西都應該是屬於快樂、愉悅和歡笑的才對吧?「所以我是個喜歡孤獨寂寞和悲傷的海的人?」我問著自己喜歡的海是不是這個樣的?

退伍了,我去台北上班了,獨自賃居於士林了,在休假的時候,有時我會特別繞從淡水走濱海公路回桃園,其實這真的是繞了好大一圈,不過就為了貪那可以滿眼是海、可以隨意停在某個近海處看海的感覺,我覺得這一大圈是值得的;所以,我果然是喜歡海的?

時間推衍,我逐漸淡忘了那個心理測驗,也忘了我曾經所寫下對海的感覺,不過,我倒是真的漸漸少去看海的了,甚至開始轉而常往山裡鑽,說不出分水嶺出在何時、何處,總之,雖然我早忘記那個心理測驗,但是,卻真的很少去海邊了,甚至,我都忘記有多久沒有好好兒地去看海了。

這次在屏東的三四天,我們走了幾處山、也看了很多海,在山與海之間穿梭著,許多的山水風景畫面在我心底沉澱、發酵;尤其是在白砂看落日、那對在海邊玩海沙的父子給我的映像,一直縈繞在我腦中揮不去,我思索著:似乎我真的沒帶孩子到海邊玩耍過?
「是不是因為我喜歡山勝過喜歡海的緣故?」我問著夜叉國老大。
「你是比較喜歡往山上跑沒錯!」她倒是沒給我正面的答覆。
「以前我不是很喜歡海的嗎?我不是也帶妳去海邊追逐夕陽過?怎麼會變成不喜歡海了?」
這回夜叉國老大她賞了我一個白眼,覺得這是個無聊的白癡問題而拒絕回答。

最近這十年以來,我都去了哪些地方?似乎真的都是往山上走為多?我真的很久沒有像這次這樣,好好地、認真地、用心的去看海了?然後,我想起廿年前的那個心理測驗,看來,我果然是真的認為「海是孤獨、寂寞和悲傷的」?為什麼海會給我這樣的感覺?山不也同樣是孤獨、寂寞又悲傷的嗎?我迷惑了,迷惑在我的山與海之間拉扯著。

「你的孤獨、寂寞和悲傷,都無損我絲毫,因為我就是我,不是你的那個我!」面對海洋,我聽到海她如是對我說。



心理測驗解答,以下請反白
↓↓↓↓↓↓↓↓↓↓↓
第一個心理測驗遊戲重點在於:你對那個動物的感覺,至於動物本身只是個表徵。

 第一隻動物代表:已知的狀況中,你自己對自己的評價
 第二隻動物代表:你所知道的,別人對你的評價。
 第三隻動物代表:潛意識中,你自己對自己的評價。


 第二個心理測驗
 你對太陽的感覺等於你對父親的觀感。
 而大海的感覺則是你對待愛情的態度和感覺。
 牆則是你對死亡的印象。

↑↑↑↑↑↑↑↑↑↑↑

    全站熱搜

    小人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