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科任老師給我們亂貼標籤,好像跟我們班有仇似的!」

去年九月起,我在某國小當起每週一次的晨間說故事志工,晏起成性的我,其實還真不習慣在早上七點多出門;我負責的是該校六年級的某班,該班是個比較讓人覺得棘手的,至少那些志工媽媽們都對去該班視為畏途,好啦,我是新手,又是男的,就推我上場啦。

跟其他配合度高的班級相較下,該班小朋友慣於座位上嘰嘰喳喳地發表自己的意見,的確不是好控制的班級;但是那又如何,橫豎一週不過一次、每次不過四十分鐘,沒那麼不好過,再說,小朋友都愛聽一些鬼妖狐怪的故事,這簡單,一本聊齋足夠打天下矣。

其實,這一路帶下來,沒那麼難,至少我如是想,偶爾也會跟他們亂講一些人生經驗,呵呵~畢竟是孩子,還滿好騙的;今天無意間論及他們班的風評,某位看來酷酷的小孩子口中說了上面那一句話,看似不在乎的小臉,參雜著某種不甘心的複雜表情在,讓我聽的膽顫心驚,我從來都不是教職人員,從未嘗進修過任何相關「教育」的東西,每週全憑一己之好地在該班級亂說故事,也不知道這對他們是好是壞?今天論及的「風評」一事,會不會對他們有不好的影響?但我還真的討厭貼標籤的行為,雖然我自己也常幫別人貼。

所謂:「師者 所以傳道授業解惑」,如果為人師表,也在忙著幫小朋友貼標籤,那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了,教育不該是「一視同仁」的嗎?或許這是個嚴肅的問題,嚴肅到不是我簡單的二分法就能說清楚道明白來的,但是,隨著「艋舺」電影火辣辣的紅而被重新炒熱的「幫派入侵校園」的話題來看,孩子要的不就是個「認同」嗎?當他在學校裡、課業上、師長眼中謀不到認同,你又怎能去怪罪他轉而尋求認同他的黑道的關愛眼光是一種不知自制的錯呢?

再說貼標籤,我該不該也算是身受其害的一員?自小就被貼上乖乖牌的標籤,為了這個標籤我努力不去違逆任何長輩對我的期許、同時更努力謀求下一個讚許的眼光,而今回頭去看,是該慶幸當初我被貼的是「乖乖牌」的標籤以致現在的我還能算得上是一個「好人」的在這打字回想?還是該遺憾這一路我為了努力符合這張標籤而在一些人生重大的分岔路口我放棄的那些?

但,再說回來,如果當時我不受標籤所惑,在那些個人生道路分岔口選擇我心所想的,那麼,今日此時的我,究竟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個光景?是讓自己更有所發展?還是落入更無奈的境地?

又~
當我在此對自己的過往提出質疑之際,究竟是真的對「貼標籤」感到不可為?還是在為自己毫無可取的人生找一個代罪的藉口?


我有點迷惑了

人生 究竟該怎麼說

    全站熱搜

    小人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