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黑點是老鷹嗎?
離開四重溪,我們繼續往牡丹鄉前進,這一路差不多都是在山間盤迴,嗯,我得打緊精神先,山路我是真的沒啥把握的...
牡丹鄉公所
奧妮耀文物工作坊 手工香皂
在牡丹鄉接待我們的是牡丹鄉的鄉代表-曾代表美珍女士,曾代表親自為我們介紹「奧妮耀文物工作坊」的手工香皂,「奧妮耀」三字源自曾代表她的姓名母語發音(因為當天我並沒作筆記,全靠記憶,如有誤植,敬請告知、將立即更改、並請見諒!),奧妮耀的手工香皂用的是純天然的物料、並全然以手工方式生產,看起來溫潤雅緻,拿來洗浴當是種不錯的感覺。

相關連結:奧妮耀文物工作坊


佳德谷植物園區一景
之後曾代表帶領我們前往「佳德谷原住民生活植物教育園區」,園區裡的植物都是曾代表暨其夫婿-洪先生與當地原住民栽植的,看著聽著代表夫婦二人仔細的介紹各種花草植物、再喝著曾代表從園區裡隨手摘來、現泡現喝的花草茶,嗯~對於總待在嘈鬧的工業城市中的我而言,的確是一種難得的享受;呼吸山中清新的空氣、手捧自然甘甜的茶水、再看曾代表夫妻二人臉上展露出那種驕傲又滿足且快樂的笑容,我忽然覺得:眼前的景況是不是就是近幾年來一直在呼籲、推廣的「慢活人生」?
佳德谷植物園區的蓮花
佳德谷植物園區草坪
(好想像櫻桃小丸子那樣在這片草皮滾來滾去)
還是不認識的花


什麼是「慢活人生」?其實我並不太清楚,僅知應當是放慢生活步調、減低物質欲求與用心體會生命的一種態度?因為物慾減至最低,自然不汲汲營營於金錢的攫取,也就不計較於財富累積的多寡,自然就能放慢生活的步調,而有更多的心去體會感受生命週遭帶來的喜悅?(是不是這樣??我承認我真的很無知!)但是,慢活人生是不是同樣需要某些足夠的生命條件達成後才能夠支持這樣的生活態度?我是個很容易就自己跟自己辯論起來的個性,也因此常常鑽進牛角尖用鉗子都拔不出來;不過,我是真的很認真在想:慢活的條件到底是什麼?如果說,眼前曾代表的生活態度算是慢活人生的一種表徵,那麼,他們之前的生活態度又是什麼?又~如果哪一天我也過著如此這般的慢活人生,那,在那一天來臨前,我該作足了哪些功課與條件才能支持這樣的慢活人生?

我算是個不貪求美食好料、也不冀求名牌高檔貨的人,可是當所有媒體都在強調名牌、美食所帶來的優越感和滿足感時,我又不禁焦慮於自己的營生所得完全不足以支應這樣的生活條件;我自己可以無知卑微的生存在這個社會上,但卻又會為了「跟不上別人的內涵與成就」而焦躁不安;當有人提倡簡單生活的同時,媒體卻在大力放送奢華高貴的物質享受,這樣的衝突矛盾,簡直讓人無所適從(好吧,我承認是我自己無所適從)當一切的資訊、訊息都指向「高品質的生活」時候,到底慢活人生該怎麼算?
我不認識的香草類植物

頭都痛了!算了~就放下所有自己跟自己無聊辯論的一切、專注在佳德谷園區這一杯天然花草茶帶來的安逸享受吧!又~這樣算不算慢活的一種?咦!我又來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重點在蜘蛛網 XD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蜘蛛網,我總會想起落華生的作品「綴網勞蛛」:
『我像蜘蛛,命運就是我的網。』我把網結好了,還住在中央。

    全站熱搜

    小人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